每天超過100人通過網絡向我們在線咨詢,點擊這里免費在線咨詢

400-8086-286
當前位置:首頁>>金融牌照 > 匯域資訊 > >>保險代理監管思路明確:專代進一步收緊 兼代重新開閘

保險代理監管思路明確:專代進一步收緊 兼代重新開閘

來源:慧保天下     時間:2016-11-03 15:08:25     瀏覽:

  近期,保監會向相關機構下發《保險代理人監管規定(征求意見稿)》,將針對三種類型保險代理人——個人保險代理人(以下簡稱“個代”)、兼業代理人(以下簡稱“兼代”)、專業代理人(以下簡稱“專代”)——的監管制度納入到了同一個文件當中,在對保險代理提出共性要求的基礎上,又根據不同主體的具體情況分別進行了規定。
 
  囊括了個代、兼代、專代的保險代理渠道一直是國內最重要的保費來源之一。從賬面數據看,近十年來,保險中介渠道實現的保費占比在80%左右,其中保險代理在其中占比超過85%,可謂渠道中的重中之重。(見下表)
 
  2014年個代、兼代、專代的保費收入以及占比
 
 
 
  注:占比是指在全國總保費收入中的占比
 
  據熟悉保險中介領域制度沿革的人士介紹,這種“合并同類項”似的監管方式,在國內保險中介行業并非第一次出現,其實早在20多年前,人民銀行仍然對保險業履行監管職責之時,采用的就是這種方法,直到保監會成立之后的2000年,第一份針對兼業代理機構的《保險兼業代理管理暫行辦法》才正式印發,才開啟了對專業代理、兼業代理分開監管的先河。
 
  此次將“三代”再度合并管理,其實更加符合現行《保險法》對于保險代理人的定義,也更符合監管邏輯,但或許會對市場格局產生一定影響。因為三者在業務上存在競爭關系,在監管上卻面臨諸多不同,在近期發布的多個中介監管制度的疊加影響之下,保險代理市場格局或將出現巨變,呈現出以下三大趨勢:
 
  兼業代理機構數量或將猛增
 
  為了改變保險中介行業“小散亂差”的形象,從2012年開始,保監會開始推行保險兼業代理專業化、專業代理規?;ぷ?,力促兼業代理機構向專業代理機構轉變,專業代理機構規模更上一層樓,為了與監管改革目標相適應,當時監管部門推出兩項舉措:一是暫停了車商、車隊等機構的保險兼業代理資格核準工作;二是提高準入門檻,從股東、注冊資本金數額兩個方面,大幅提高保險專業代理機構的市場準入門檻。
 
  此后,在長達4年的時間內,車商類兼業代理機構的審批基本停止。直到2015年9月保監會發布《中國保監會關于深化保險中介市場改革的意見》,才確定了恢復審批兼業代理機構,并放大核準進入行業種類,放大核準代理險種范圍。正是在這之后的2016年5月,銀行類保險兼業代理機構的審批工作率先重新開閘。在這種趨勢之下,有理由相信車商類兼業代理機構的審批也將重新開閘,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按照《保險代理人監管規定(征求意見稿)》以及《關于做好保險專業中介業務許可工作的通知》的規定,申請專業代理牌照的門檻要遠遠高于兼業代理牌照——全國性專業代理機構的注冊資本須在5000萬以上,且必須是自有資金,并嚴格按照要求進行資金托管,兼業代理則不需要——在所有類型兼業代理機構審批重啟的前提下,兩項制度的落實或將促使更多的機構放棄申請專業代理牌照,轉而申請兼業代理牌照。
 
  除了準入門檻的問題,諸多有關保險中介的規定,也讓兼業代理機構在很多方面顯得比專業代理機構要更有“吸引力”,例如,在履行監管義務上,按照有關規定,專代要履行交納保證金或者職業責任保險的義務,需要履行外部審計報告的義務,而兼業代理目前尚不需要;再例如監管費方面,按照上述《征求意見稿》,專代需要繳納保險監管費,而個代和專代則不需要繳納。
 
  這些因素或都將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兼業代理牌照”的吸引力,尤其是對于很多車商、車隊機構而言,其業務一般只限于車險,是專業牌照還是兼業牌照,本身并沒有太大差別。
 
  專代牌照價格或將下跌
 
  三種類型的“保險代理人”之間,雖然看起來差別巨大,但是在業務上卻有著諸多重合之處,這也使得三者之間在某種程度上形成了競爭關系,在業務發展上,呈現出一種此消彼長的“蹺蹺板”關系。
 
  從業務結構看,個代制度被引入我國保險業以后,在很長的時間內,主要集中于壽險領域,但是,從目前市場情況看,其在財產險公司也廣泛存在;兼代中的兩大主體分別是銀行機構和車商機構,前者以理財型人身險產品為主,后者以車險為主;專代中,除了極個別公司開展非車險業務、保證保險、意外傷害保險外,絕大多數機構主要代理車險產品。
 
  由此看見,車險是個代、兼代中車商機構和絕大多數專代機構共同的業務,競爭在所難免,而監管政策的變動對三者市場份額的影響也因此變得非常明顯。
 
  而這也就意味著,一旦車商類兼業代理機構審批重新開閘,面對更加高的門檻,機構會更加傾向于兼業代理機構;而不能滿足相關要求的存量車商類專業代理機構,在注冊資本金托管以及其他條件無法滿足監管要求的情況下,也很可能會主動尋求從專業機構轉向兼業機構,在兼業代理牌照升溫的同時,或將導致“專業代理牌照”貶值,在一定程度上給近期日益升溫的保險專業中介牌照交易“降降溫”。(參見《保險概念持續受熱捧,專業中介這個“小目標”也一照難求了》)
 
  從歷史經驗來看,上述推斷也能成立?;仡櫞溯啽kU專業代理牌照升溫的歷程不難發現,其起始點應該追溯至2012年3月,當時,監管部門暫停了非銀行類兼業代理機構的審批工作,后來,還通過下發規范性文件,暫停了區域性保險代理公司的市場準入審批,修定了《保險專業代理機構監管規定》,將全國性保險專業代理機構的注冊資本金提高至5000萬元。兼業代理機構審批受限,同時專業代理準入門檻大幅度提高,直接推高了保險專業代理牌照的“含金量”,在資本大舉進入的情況下,其價格更是一漲再漲。
 
  個人代理人數量井噴局面或將終結
 
  為響應國家簡政放權的有關號召,2015年保監會也對很多監管制度進行了修訂,其中最引人關注的一項莫過于對于《保險法》的修訂。修訂之后的《保險法》取消了關于保險代理人、保險經紀人必須取得相應資格證書的規定,延續了幾十年的代理人、經紀人統一參與資格證考試的傳統被徹底打破,改由各保險公司自行把關。
 
  此規定一出,保險代理人規模立刻出現了井噴:2014年末,國內保險代理人數量325.29萬人,2015年暴漲180萬,2016年前三季度又暴增156.83萬。
 
  代理人數量的暴漲,在為保險公司帶來一定保費增量的同時,其管理難度、管理成本也大大增加,“人海戰術”所慣有的大進大出問題也更顯嚴峻,市場質疑聲不斷。
 
  顯然監管并未放松對這一問題關注,在《保險代理人監管規定(征求意見稿)》中,單列一章,強調“自律管理”,并將這一重要職能賦予了“保險中介行業協會”。
 
  據了解,保險中介行業協會籌備已久,但至今尚未正式掛牌,但其重要作用已經早早被提及。在2015年發布的《中國保監會關于深化保險中介市場改革的意見》中,其實就已經明確了保險中介行業協會的自律管理職能,而上述《征求意見稿》單列一章強調該問題,顯示了對這一問題的高度重視。 按照《征求意見稿》的規定,保險中介行業協會和各地相關保險行業自律組織將依據法律法規和自律規則,對保險代理人實行自律管理,明確其可以“依法組織個人保險代理人、保險代理從業人員參加專業能力水平測試”,“要求從事特定類型保險產品銷售的個人保險代理人、保險代理機構從業人員通過特殊專業能力水平測試”,并“制定保險代理人及其從業人員行為準則,加強自律檢查和獎懲”。
 
  有壽險業資深人士對此發表評論:這意味著原來由監管部門肩負的對于保險個人代理人的監督管理職能被轉移給了保險中介行業協會,保險中介行業協會任重而道遠。 一旦保險中介行業協會正式掛牌成立,且正式開始履行“自律管理”職能,過去一年多時間,由各公司自行主導下的保險個人代理人數量井噴現象或將走向終結。
 
? 甘肃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走势图